彩宝彩票幸运28_信誉彩票平台排行榜|点此进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解读系列之二——財政幣策合力保增長 連續十年定調「積極+穩健」

2019-12-24
来源:彩宝彩票幸运28
 
  2019年,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複雜局面,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中國宏觀經濟政策連續第十年定調「積極+穩健」。
 
  分析認為,這一財政貨幣政策組合一方面保持了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另一方面,「積極」「穩健」含義豐富,雖然這10年提法一樣,但重點內容和含義卻不同,而這次會議還着重強調了政策要形成合力,財政政策料是明年的發力重點,而貨幣政策也會跟隨經濟形勢的變化而更加靈活。
 
  調整結構 財政政策提質增效
 
  財政政策方面,會議指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大力提質增效,更加注重結構調整,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做好重點領域保障,支持基層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而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提法則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對比可以發現,今年的表述更為具體,「加力提效」變為「大力提質增效」,而且提出「注重結構調整,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做好重點領域保障」。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對記者表示,與2019年的減稅降費和增加專項債額度相比,財政政策積極的方式和側重點有所變化。
 
  溫彬稱,積極財政政策,通過數量的擴大來實現的空間有限,更多是要通過調整支出結構實現。具體是:通過「基層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的保障剛性支出,壓縮一般性支出,將財政資金更多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製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促進產業和消費「雙升級」,同時通過鞏固和拓展減稅降費成效,提高財政政策效果和質量。
 
  針對性調整專項債
 
  中泰證券宏觀分析師楊暢對記者表示,從會議的表述來看,政策主基調「穩字當頭」,「托」住經濟是重中之重。會議指出,面對的風險挑戰是「明顯上升」,與前期會議保持一致。而財政政策是明年的發力重點,會議重申了積極財政政策,重點是「提質增效」,這意味着專項債的發行及使用,會在前期瓶頸障礙的基礎上,進行針對性調整,確保對基建投資的傳導,儘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此外,會議中亦未提及大幅提高地方債發行量。據悉,近期財政部提前下達了2020年部分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萬億元人民幣。日前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提出降低部分基礎設施項目最低資本金比例。業內人士預期,明年財政政策將更積極,體現為逆周期調節的加碼。
 
  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此次財政政策更強調結構層面,是守底線式的結構性財政政策,此輪穩增長,財政政策是發力程度最弱的一次,主要受制於隱性債務約束和「非標」融資,2020年仍難以顯著提高。
 
  減稅降費空間或有限
 
 圖為福州市稅務局辦稅服務廳工作人員介紹減稅降費政策。新華社
 
  積極的財政政策包括減收和增支,亦可以在既定存量規模基礎上提高效率和效益等,這些措施都可以達到積極財政政策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會議中,減稅降費是在降低企業成本時被提及,在具體安排上,並未提及出台新的減稅降費措施,而是強調注重結構調整,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做好重點領域保障。
 
  對此,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認為,2020年減稅降費力度可能不及預期,財政政策將以提高減稅成效、優化支出結構和減稅方式為主。
 
  國研中心此前的報告稱,2020年中國不具備開展新的大規模減稅空間,而應進一步完善減稅政策細節措施,着力解決政策實施中少數行業減負不明顯、減稅降費紅利傳導不暢等問題,鞏固減稅降費成果,等待稅基擴大,發揮減稅降費促進投資和消費的作用。
 
  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表示,兩次比較大規模的減稅之後,明年預計減稅的空間比較小,財政赤字預計不會有明顯的提升,2020年的財政政策會更突出重點。
 
  提法微變 貨幣政策靈活適度
 
  貨幣政策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連續兩年對流動性的表述均為「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但今年會議中的貨幣政策基調提法微變。此次會議提到「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而非延續此前「鬆緊適度」的提法。
 
  溫彬表示,穩健的貨幣政策基調沒有變,但表述由「鬆緊適度」變為「靈活適度」,意在突出貨幣政策的靈活性,說明明年中國可能面臨更加複雜多變的形勢,貨幣政策總量保持穩定,但會根據經濟形勢進行調節,與會議提到的政策要「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相一致。就目前而言,貨幣政策要突出平衡好穩增長和控通脹,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確保資金流向製造業、民營企業等實體經濟領域。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對記者表示,目前中國經濟增速存在放緩趨勢,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必要進一步去加大對貨幣政策的刺激,「靈活適度」表明貨幣政策並非明顯的收緊,也不會全面的放寬,而是基本上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基本平穩。
 
  事實上,「靈活適度」並非新提法,早在2016年,時任人行行長周小川就解釋:「『靈活適度』,也就是『穩健的貨幣政策略偏寬鬆』。貨幣政策歷來是需要動態調整的,是要根據經濟形勢的研究判斷,根據情況即時地、動態地進行調整,所以這也就是適度的含義。」
 
  未來幣策望更寬鬆
 
  對於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經濟學家鄧海清指出,就貨幣政策語意而言,「靈活適度」確實是比「鬆緊適度」更寬鬆,但人行的具體操作也會跟隨經濟形勢的變化而變化,不會完全受制於前一年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例如,2016年11月人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依然沿用了「靈活適度」的說法,但由於金融去槓桿等因素,當時已經開始了緊貨幣。對於2020年,「靈活適度」貨幣政策的含義是:「空間更大,但不一定用,更不會主動用」。
 
  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近期亦撰文表示,下一階段,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條件與潛在產出和物價穩定的要求相匹配,實施好逆周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鬆緊適度,繼續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范若瀅認為,未來貨幣政策有望更加寬鬆,主要原因:一是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企業融資成本下行並不明顯,仍需要加大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二是美聯儲多次降息後中國貨幣政策外部環境更加寬鬆;三是雖然通脹有上行壓力,但主要受豬肉價格上漲影響,屬於短期因素,且核心CPI並不高,不會對貨幣政策造成明顯制約。
 
  首提降低社會融資成本
 
中國官方 9 月祭出降準 「組合拳」 ,盼為實體經濟、小微企業注入活水。圖為寧德時代工人在潔淨自動化電芯生產車間工作。
 
  此外,不同於去年的「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同時提出增加製造業中長期融資,更好緩解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而去年「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並未現身。
 
  值得關注的是,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層面首次明確提出要「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相比於往年「降成本」的說法落腳點更加詳細,預計降成本將是2020年貨幣政策的一個重要目標。對此,溫彬表示,可以預見,明年LPR仍有降低的空間和必要。
 
  粵開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張德禮則認為,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明年政策可能會在以下幾點推進:一是貨幣政策維持寬鬆,降低銀行的同業負債成本,以此向貸款成本傳導;二是繼續嚴格管控銀行違規高息攬儲行為,借道假結構性存款攬儲預計會繼續面臨?嚴監管;三是繼續調降政策利率,引導LPR報價利率下降;四是財政政策繼續保持積極,但力度可能低於市場之前的預期。
 
  形成合力 產業消費雙雙升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會議更加關注政策如何形成合力,會議指出,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製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促進產業和消費「雙升級」。
 
  聯訊證券策略分析師廖宗魁認為,不同的宏觀政策,有時候?力的時間點並不一致,着力的方向也往往存在差異,這樣就不容易形成合力,政策的效果會打折扣。強調政策形成合力,則有利於各項宏觀政策能夠更有效的發揮作用。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指出,如果貨幣政策、財政政策以及其他政策之間沒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單兵作戰」形勢並不利於逆周期調節目標的實現。
 
  「政策形成合力」既給出了政策發力點,也提出了政策協調的要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和以往不同,之前是強調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協調,而這次強調的是更大範圍內的一個綜合協調。這種綜合的協調,意味?從整個國家宏觀調控的整體制度設計的角度,要更好地去把握各類政策之間相互效應的影響和關係的疊加。財政政策、貨幣政策有助於促進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的實現,而反過來,這些政策也能帶動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目標的實現,更好地把握各種政策之間的這種勾連關係,更好發揮宏觀調控效果。
 
       香港商報記者 黃鶯

 

[责任编辑:李振阳]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